求书阁 - 历史小说 - 身为质子在线阅读 - 第34章 出发南疆(终章)

第34章 出发南疆(终章)

        第34章    出发南疆(终章)

        两天以后。

        整个晋阳城基本上恢复了以往的人员流通,街道上重现一派繁荣景象。

        陆府门口,今日却变得有些不同,一道古朴庄严的巨大马车车撵停在了门口。

        一群侍卫太监分立左右。

        “皇上驾到!”

        丰皇从马车里出来摆摆手,阻止了贾福。

        陆羽此时刚吃完早饭,却没想到汪敬年又被白战天追着,此时遇到陆羽,双手一把就抱住了陆羽的大腿。

        一边哭的满脸鼻涕又是眼泪的。

        “我去,走开啊!我要去修炼啊?”

        陆羽几天时间也是见识了这个名义上的徒弟的厉害,只要一见到白战天,就哭着抱住自己的大腿不松手。

        但此时,从前面却出来一个身穿黄袍的人。

        “哈哈哈哈!陆羽,你小子这是……”

        当陆羽发现丰皇出现的时候,还用手夸张的抓着汪敬年的耳朵和脸。

        “卧槽!走开啊!皇上来了!”

        陆羽老脸一热,赶忙放下了汪敬年的脸和耳朵,但汪敬年却并没有发现丰皇的到来,在陆羽的疯狂暗示下,还哭着抱住陆羽的大腿不放。

        陆羽说完翻了个白眼,汪敬年才脸色惊疑的看向丰皇,尴尬的放开手。

        “陆羽啊,哈哈哈哈……不行,你得先让本皇笑一会儿……”

        丰皇也忍不住了,抱着肚子蹲在台阶上放声大笑,看到了这一幕,也让他心中感慨万千,仿佛想到了自己曾经年轻的时候。

        “皇上,您怎么来了,也不提前说一声,小臣有失远迎,还让您笑话了。”

        说到最后一句陆羽差点栽倒,真想一头钻进地缝里。

        “没事,陆羽小子,孤当年也曾年轻过。不过,你这府上人才倒是不少!”

        丰皇意有所指的看了看旁边不敢吱声但脸上还有鼻涕和眼泪的汪敬年还有旁边憋着笑的白战天。

        陆羽脸上目光不善的看了两眼那两人,心中暗道,岂止是不少,全特么是人才。

        丰皇也看出陆羽的尴尬,故意转移了一下话题。

        “好了,孤今天来,是和你说正事的。没想到啊,你小子竟然真的几天之内把晋阳城几万身中蛊毒的老百姓给治好了,今天一方面特来是感谢你的。真不知道你用了什么方法,可否方便和孤说一说?”

        陆羽为难笑道:“皇上,小臣都是一些歪门邪道,不足为皇上道也。”

        “哈哈哈,没事。黑猫白猫抓住老鼠就是好猫,孤倒是很有兴趣听一听。”

        陆羽无奈只好编瞎话道:“小臣自那天从宫中回来,左想右想都没有想出好办法,结果不小心睡了过去。

        没想到在梦中遇到了一位老神仙,那老神仙给我说了一种炼丹之法,等第二天一早,我按照老神仙的方法试试,结果真的有效。”

        “去你妹的老神仙,你怎不说是你祖传的?”

        陆羽脑海中又响起了白战天的叫骂。

        “卧槽,那你特么的叫老子怎么说?实话实说吗?”

        陆羽一脸愤愤的瞪着站在不远处的白战天,满是鄙夷。

        丰皇一脸奇怪的道:“真的吗?你可在梦中问这老神仙名讳?”

        “没有,小臣给忘了!”

        陆羽装作一拍脑门仿佛才想到这件事一般。

        “哈哈哈,好了,陆羽。孤今天主要来不是和你讨论这个的。

        就直说吧,如今南疆已然告急,孤打算要让你来接任我大丰正三品户部侍郎,待接任以后你要去一趟南疆。”

        丰皇也不拖泥带水,直接说到这次来的目的。

        陆羽思虑半晌沉吟道:“皇上,此行我自当会去,户部侍郎倒是不必了。

        小臣本是大荒国质子,最起码明面上如此,已然有了太医院院监的官衔,再给我一个户部侍郎,您就不怕乱了朝堂吗?”

        陆羽停顿了一下,看到丰皇右手食指摸着整齐的胡茬继续道:“况且,院监可是正二品,不比三品侍郎要大得多吗,嘿嘿。”

        “小臣去一趟南疆,自当义不容辞。不过皇上,我必须要向您要几个人!”

        丰皇摸着嘴角的胡茬道:“没问题。这样吧,我让陈同和胡进远一同与你前去,如何?”

        陆羽笑道:“除了他们两人,我还需要太医院挑一些好手,大概十几二十人吧。”

        “没问题!”

        陆羽没想到丰皇没有丝毫犹豫就答应了,突然感觉似乎马上就要离开这里,心里竟有些慌张。

        沉默半晌,陆羽叹息道:“陛下,如此,小臣何时动身?”

        丰皇却是没有回答,看了看周围的几人,看着陆羽。

        “老白、小汪,你们几个都出去忙吧,我和丰皇有点事。”

        陆羽明白了丰皇的意思对旁边几人笑道。

        待几人出去后,丰皇方才道:“今天晚上或明天,你自己选吧。不过我要告诉你的是,之前孤送给你的那枚玉佩,如果有解决不了的危险,可以捏碎玉佩,在危急时刻这玉佩会救你一命。”

        丰皇看着大厅中的摆设,双手负在身后,片刻后又继续道:“此次去南疆,十分艰险!你能懂我的话吗?不过你也可能会遇到其他的一些人。”

        陆羽皱眉道:“皇上此话何意?”

        他能感受到丰皇所说的艰险,估计是连丰皇自己都觉得艰难危险的状况。

        丰皇笑道:“别担心,他们并非敌人,不过到了那里一定要自己小心。如果有必要的话,就和他们组队会好一些,到时你便说是我大丰国的他们就不会刁难你。

        如果可以的话,遇到我大丰国的人,希望你能救的情况下,就救他们一救!”

        说完最后一句话,丰皇骤然转身,向外走去。

        陆羽呆呆的站在原地,有些不明所以,但是他却清楚的看到丰皇最后临走的时候,眼中有眼泪滑落。

        什么意思?

        遇到大丰国的人,救他们?

        如果这样说,除了大丰国的人难道还有别人?

        丰皇已经离去,陆羽也没有再继续追问,他知道丰皇定然不会再多说。

        陆羽直接去太医院,从上次挑选的那五十名治疗蛊毒的人中挑了二十人。

        将二十人带到陆羽,已是傍晚,陆羽招来了陆成、许小青,还有自己白玉城酒楼和白玉城医馆的人都到齐。

        亲自和白战天还有汪敬年三人给大伙儿做了一场宴席。

        席上陆羽告诉陆成,自己马上要走了,让他好好经营这两家店。

        如果有什么事情,就去找吴承志吴大人,或者去找礼部尚书李大人。

        而且,陆羽坚信,自己为了大丰跑这趟,丰皇不会让自己的老巢出事,不过陆羽还是做个万全准备。

        再不多言,陆羽走的时候,陆成还是老泪纵横,这十年来,可以说是陆成看着陆羽长大的。

        尽管他只是个管家,但陆羽也并没有把他当管家对待,而是一直当成一个自家的长辈。

        “少爷!”

        许小青也抹着眼泪,脸上尽是舍不得。

        “哈哈哈,没事!又不是不回来了。白战天和小汪我都带走了!倒是你们,以后可能要少一些说话的人。成叔,以后你就让店里的大伙儿都搬到陆府来住吧!”

        “行,少爷,您一路走好!老奴就送到这了。”

        陆成少有的没有再犯憨憨,出奇的答应下来。不过“一路走好”这四个字却让陆羽听的皱起眉头,不过陆羽也并没有计较,最后道别之后就趁着夜色上路了。

        漫漫黄昏路,匆匆少年人。

        故国还望远,魂归大荒流。

        本卷完,下一卷少年何愁:剑荡南疆,喜欢的大大们一定给小铁一个收藏或推荐票,创作不易,希望前行的路上,有你相伴!感谢~

        ?        ?今日第六更!

        ?

        ????

        (本章完)